生化危机变异女生,蒙元时期汉语是否产生了极大的变异?


时间:

明清时期汉语已和现今汉语相差不多,但宋朝汉语似乎与今差异明显,这是否与蒙元统治有关,南北方又各是怎样的情况,是否有很大的差异?

宋朝汉语跟现代汉语肯定有区别,元朝汉语跟现代汉语同样有区别,如果从这两个朝代的口语表述上看,到底是哪个朝代跟今天差别更大呢?

很多朋友可能想不到——元朝汉语跟今天差别更大。

如果不信,请听这么一段话:

这许多诸色民内,惟有这回回人每言:“俺不吃蒙古之食,上为天护助。”俺收服了您也,您是俺奴仆,却不吃俺底茶饭,怎生中?

这段就是元朝的白话文,是忽必烈在公元1279年颁布的一道圣旨,他用蒙古话颁布,汉人大臣用汉语记录,完全是汉语当中的口语形式,现代人看起来,大概意思应该能看懂,但是总觉得有点儿怪异,是吧1?

然后我们再来看忽必烈颁布的另一道圣旨:

休杀羊羔吃者,杀来底人根底打一十七下,更要了他底羊羔者。

请问您能听懂这是什么意思吗?没错,它是大白话,汉语大白话,可是写法古怪,意思难懂,还没有文言文表达得顺畅。

我们现在看元杂剧,那里面充斥着元朝人生活当中最常用的汉语,大多数能看懂,可是也有一大批让现代人初次见了一头雾水的词,例如“也么哥”(感叹词),例如“怎生中”(意思是“这怎么行啊”),例如“根底里不着”(意思是“完全没这回事儿”)……

可是我们再翻开《清平山堂话本》,那里面收录了很多宋朝话本,原滋原味的宋朝口语,现代人看起来,倒非常接近今天的北方口语,读起来基本没有障碍。

蒙元统治时期,蒙古人的“胡语”、阿拉伯人的“回回语”,与中原地区的汉语交叉污染,既为汉语带来了一些新词(例如“胡同”、“歹”),也让汉语口语变得有些难懂了,反倒没有宋朝口语明白晓畅。

当然,蒙元入主中原,也进一步加剧了南北方汉语口音的差距。本来从五代十国开始,南北方汉语就逐渐加深鸿沟,蒙古人进一步加深了这个鸿沟。

受蒙元口语的影响,明朝皇帝朱元璋用口语颁布圣旨,也充斥着大量的元朝特征,既难懂,又怪异,不信请看这段话:

去教那有司官,将他所管的应有百姓,都教入官附名字,写着他家人口多少,写得真,着与那百姓一个户贴。

最后推荐两本书,一本《老乞大》,一本《朴通事》,这是元末明初教朝鲜人学说中国话的两本小册子,从中可以窥探到元朝口语的特色:

唐朝时期的变异更大,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和妻子都是鲜卑,唐朝的公主们大多不是嫁给吐蕃就是嫁给突厥,据说为唐朝鞠躬尽瘁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一半以上不是汉人,连唐朝的音乐清乐、雅乐、燕乐都充满了非五声调式的异域风格。

汉朝时期的变异也不小,秦统一天下没多久就灭亡了。战国七雄的语音差别很大,在汉朝的长期大统一下,南腔北调融合在一起,你说变异有多大?

不要说古代,就说现代。。。我在一个城市的西边读书,然后在这个城市的北边工作,城西城北说的同是西南官话。十几年后和城西的同学聚会,都感觉我的口音变了。